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绝品妖帝 第三十五章 黑影突袭

发布时间:2019-10-12 20:10:13

绝品妖帝 第三十五章 黑影突袭

一声“住手”自后面响起,这声音并不冰冷,但是却充满了令人无法抵抗的气势。

“族长。”见到来人,那名侍卫恭敬的拜倒说道。

“起来吧,也不分个场合。”年轻人冷呵一声,斥退了侍卫。

狠狠的瞪了炎青一眼,那名侍卫转身离开了。

“让云叔见笑了,都是我平时宠着他们,让他们养成了这种的性格,”年轻人温文尔雅,笑着说道。

“哈哈,无妨,子风啊,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我的孙子,炎辰,这个是孙女炎青。”说着,炎家老祖拉过炎辰和炎青笑着说道。“这位就是我们炎家的族长,炎子风。”

“原来是两位天之骄子,我炎家果真是人才辈出啊。”听到炎家老祖的介绍,炎子风笑了起来,那种笑容如沐春风般的,令人感到温暖。

炎辰皱起了眉头,心中暗自想道,这炎子风究竟修炼的是什么功法,竟然能偶鼓动人的心智,看来日后对此人要小心谨慎了。

见到炎辰和炎青被自己的笑容迷倒,炎子风心中暗暗大笑。“这就是炎战那个蠢货口中说的高手?不过如此。”

简单的叙旧之后,炎辰和炎青离开了这里来到了炎辰自己的小院。

“小辰,你有没有觉得这个炎子风不简单?”炎青坐在椅子上满脸疑惑的问道。

“怎么了?你觉察到了什么?”炎辰问道,炎青竟然能够看出炎子风不简单,这的确出乎他的预料。

“我总感觉这个炎子风的身上有一种令人很不舒服的气息,但是他的笑容却正好能够将那种气息遮掩,所以我觉得他一定很不简单。”炎青直截了当的说道。

炎辰微微一愣,这种感觉他也觉察到了,在炎子风的身上有一种十分阴冷的气息,那种气息似乎能够令人受到影响,身心会不受控制的产生震颤,然而当他笑的时候,那种阴冷的气息又会被这笑容所遮盖,令人如沐春风。

“看来以后对这个炎子风要提防了。”炎辰点了点头说道。

晚上,炎子风就住在了炎府之中。

弯月出挂枝头,炎辰的小窗外面,正好一束月光直射进来,照在炎辰的身上。

那洁白的月光令他十分的舒畅,丹田之中的丹心弯月更是欢快的嗡鸣起来,不断的讲着月光吸收。一道道天元之力从弯月之中散发而出,流经炎辰的周身,随后再回到丹心之中。

仅仅瞬间,就完成了一个周天的运转。

炎辰微笑着内视丹田的一切,残月刀顿时出现在他的手中。

借着月光,炎辰猛地跃出窗口,手中残月刀疯狂的挥动,一道道月光随着他的刀芒不停的转动。

残月决不愧是玄阶的战技,所散发出来的威力十分的巨大,纵然在炎辰有意的控制之下,那阵阵嗡鸣声仍旧十分的刺耳。

月光更加的明亮了,突然,一束月光猛地照射进入炎辰的体内,那轮弯月丹心名叫的更加的欢快了,而随着弯月丹心的翁鸣,炎辰手中的残月刀呢挥舞的更加的快速,刀随人动,月随刀转。

那明亮的弯月猛地照射下来无尽的月光,骤然将这个小院完全覆盖,犹如白昼。

笼罩在月光之中,炎辰觉得自己的全身无比的顺畅,很快残月决就被她打尽。。

看着满身的汗水,他微微一笑,现在就算他不刻意的去修炼,在这月光下哎,他的修为都会缓慢的提升着,紧紧片刻,他体内的天元之力再次强大了一些,斗师一星的修为也更加爱的稳定了。

就在他准备回屋洗个澡的时候,突然外面猛地飞进来一个黑影,黑影手中更是挥动着长剑,在月光下,那柄长剑闪烁着摄人的寒芒。

“谁?”一声怒吼,炎辰手中残月刀猛地挥出,一道巨大的刀芒瞬间划破夜空斩在了那个黑影之上。

黑影看着斩过来的刀芒,猛地一震,手中长剑顿时挥出。

“轰”一声脆响,那柄长剑被瞬间斩断,刀芒飞快的斩在了黑影的头颅之上。

“噗”一颗头颅轰的飞上了高空,鲜血更是喷洒而出。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从炎辰出手到黑影身死仅仅片刻。

看着那飞下来的头颅,炎辰的瞳孔猛地收紧,竟然是昨天想要陷害自己的那个黑衣人。

心中暗叫一声不好,炎辰飞快的收起残月刀。转身离开了自己的小院。

黑六此时正在向这里敢来,他已经和那个侍卫约定好了,等到他赶来之后,侍卫就会败下阵来,这样黑六就有机会下毒了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炎辰竟然会如此快速的解决了那个侍卫。

看着炎辰的小院,黑六猛然一跃,跳了进去。

“这个家伙怎么还没来?难道临阵退缩了?”黑六想了一会喃喃得说道。

突然,他看到炎辰的小院中,那个侍卫正倒在血泊之中,而且竟然咩有了头颅,吓得他一声大吼。

“啊”

纵然黑六跟着炎陆干过很多坏事,但是却也没有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啊。

听到黑六的大声吼叫,炎陆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族长,应该发生什么大事了,我们快去看看那吧。”正在陪着炎子风的炎战突然开口说道。

“好,我也很好奇,着小小的焕宗镇竟然还有这么高声的吼叫,云叔,我们一起过去吧。”说着,炎子风站起了身向外面走了出去。

看到炎战父子脸上奸诈的笑容,炎家老祖顿时心里一惊,坏事了。

但是此时炎子风已经出去了他只能跟上去,心中只能祈祷炎辰这次仍旧能够躲过一劫了。

此时炎辰正在炎青的小院。

他知道,这个侍卫被自己杀死之后,炎战父子必然对因为此事而攻击自己,偏偏这个时候炎子风有在这里,所以他只能选择多出来。

“小辰,到底怎么回事?”看到炎辰匆匆的冲进自己的小院,炎青焦急的问道,今天在春风满月楼的时候,雪蓉和暗双的那些花令炎青知道,炎陆父子又要出手了,此时见到炎辰他的心中紧张不已。

“你什么都不要问,一会到我的院子里,你就说我一直和你在一起就行了。”说着,炎辰拉起炎青的说飞快的冲向了自己的小院。

“怎么回事?”炎辰正好和炎子风等人同时赶到自己的门前,看到炎辰拉着炎青,炎家老祖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这小子还挺聪明。

炎子风霍地推开炎辰小院的大门。

里面的情景令他倒吸一口冷气。

院子中,黑六全身颤抖的站在那里,手中一柄长剑正在颤抖着。

而就在黑六的身前,一具无头尸体正在流淌着鲜血,一颗头颅睁大了双眼,正在怒目而视,看着眼前的所有人。

“黑六,你好大的胆子,在我炎家竟然胆敢做出如此人神共愤的事情。”看到眼前的一切,炎家老祖顿时冲了上去,一只大手猛地抓住了黑六的头颅。

“咔嚓”一声脆响,黑六的脑袋就像是西瓜被一样,顿时被捏的粉碎。

鲜血呼呼的流淌出来。

炎家老祖看着黑六倒地的尸体,松了一口气,现在死无对证了,而又没有热看到炎辰杀人,只有黑六在这个院子中,所以,这件事情好办了。

看到炎家老祖出手如此果断,炎辰的脸上露出了狡猾的笑容,一直以来都以为这个老头很公平额,咩想到今天竟然见到了她狡猾的一面。

“云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炎子风皱起了眉头,本来她想要留下活口的,但是没有想到炎家老祖出手这么快,瞬间就干掉了黑六。

根本就没给他审问的机会。

看到炎家老祖果断出手,炎陆和炎战顿时蒙圈了。愣在了那里。

“子风啊,你有所不知,这群奴才平时总是为了些许小事争斗不休,为此我是费劲了脑汁啊,所以曾经明文规定,无论是谁,只要对家族的人出手,哪怕对方只是一个侍卫,严惩不贷,没想到在你来这的时候,这个狗奴才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我真是感到惭愧。”说着,炎家老祖竟然长叹起来,弄的炎辰差点没笑出声。

心想,老头,你还真会瞎掰啊。

炎家老祖转过头来瞪了炎辰一眼,心道,小子还不都是你惹的麻烦吗?要不然也不用老祖我出面撒谎了?

看着炎家老祖那要吃人的眼神,炎辰顿时闭嘴了,恭敬的站在那里。

“所有的炎家子孙听着,从今以后,如果还有谁在胆敢为非作歹,触犯家法,黑六就是例子。”说着,炎家老祖看了看炎战和炎陆。

很明显,这两句话就是说给他们听的。

炎子风微微一笑,“云叔,就是一个奴才而已,不要生气了,我们回去吧。”说着转身走了出去。

炎战和炎陆此时都要疯了。

“族长,等一下,”突然炎战开口了。

已经走到门口的炎子风顿时停住了脚步。

“还有什么事情?”

“族长,我总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蹊跷,如果真是黑六做的,那么他为什么杀了人还要留在这里呢?还有,他又为什么在炎辰的院子里杀人呢?我觉得这件事情应该和炎辰脱不了关系。”说着,炎战的矛头直指炎辰。

“哈哈,炎战,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我一直都在炎青那里和他修炼袖拳,从来都没回过小院,这件事和我有什么关系?再说了,现在黑六死了,空口无凭,是不是你为了陷害我故意让黑六来我这里杀人的又何尝不可能呢?黑六是你的人这件事整个炎家谁不知道?”炎辰率先开口说道。根本就不给炎战反驳的机会。

“炎辰,你……”

“好了,既然黑六已经死了,那么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你们再争执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吗?现在最重要的是后天的族比,只有在族比的时候取得好成绩才是你们最应该考虑的事情。“看到炎陆又要拉开阵势和炎辰大闹起来,炎家老祖怒声说道,

听到炎家老祖的话,炎战值得乖乖的闭嘴了。

没想到再一次再长陷害炎辰又失败了,他的心中十分的不甘心。

看着众人离开的身影,炎战狠狠的瞪了炎辰一眼,转身离开了。

炎辰微微一笑,看来在族比上,自己真的要小心了……

黑龙江虹桥医院预约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在线
黑龙江虹桥医院怎么样贵不贵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在线问答
黑龙江虹桥医院网上预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