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55章:“路人甲”

发布时间:2019-09-24 17:38:59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55章:“路人甲”

一时间,我满脑子里想的都是星宿圆盘。这个东西是什么形状具体有什么用途难道仅仅是一个机关吗还是另有用处我竟然对这个东西一无所知,甚至是第一次听说有东西叫这个名字。

“星宿圆盘是什么形状的你能跟我说的具体点吗”我实在想象不出星宿圆盘的样子,只感觉是个圆盘,但是具体多大,完全没有概念。

“盘子知道吧,星宿圆盘就和你家吃饭用的盘子一样大。”他顿了顿,接着说道:“你现在不用了解太多,只要你一靠近祭台,你就会看到星宿圆盘。”

“为什么非要用我的血,别人的血不好用吗还是这个星宿圆盘和我有什么关系”

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但我能听得出来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55章:“路人甲”

,他喘气声发生了变化,似乎他很在意我问的这个问题。

几十秒过去了,他仍旧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索性又问了一个问题。

“我在这里看到一本书,是关于佐洛举的,书上记述说他的后人去到了中原,并且以洛为姓。这里是不是佐洛举的陵墓,我是不是和他后人的洛姓有关”

我不知道这个问题他会不会回答我,但我真的迫切地想从他口中得到答案。其实,我内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当他说出要用我的血去滴星宿圆盘时,我就已经意识到自己和这个古墓有着某种联系了。而且我也感觉到,他一定是知道关于这里和我的联系,不然他怎么会知道要用我的血去滴星宿圆盘。

“这不是你该有的性格,洛家人从不刨根问底。”他说道。

我被他的这个回答弄的哭笑不得,心说,这算什么要不你就不回答我,要不就直接把知道的都告诉我,可你说这么一句话算什么,是拒绝吗怎么越听越觉得像是一种训斥,而且是一种长辈对小辈的训斥。

不过他说的话,倒也有些根据,看来这个人对于我们洛家还是有一定了解的,至少应该是了解我爷爷和我父亲,因为这两个人从来就不刨根问底。特别是我父亲,他除了对我是否相亲感兴趣以外,对别的事情都很冷淡,有时我和他说话卖个关子,希望他能追问一下,可是往往都是冷漠收场。就算是有什么我父亲感兴趣的事,如果我不主动去说,他也不会死缠烂打的去问。

“你对洛家人这么了解,难不成你也是洛家人”

这完全是我乱猜的,但是不知道为何,我内心里更倾向于他是洛家人,因为他给我的感觉,他很了解这里,并且也很了解洛家。

他冷笑了一声,接着啪的一声打火机响,他点了一根烟。

他点烟的速度太快了,也怪我之前没有预判到,我竟然没有趁打火机亮的时候看清他的脸。

这么关键的一次机会,我竟然没有把握住,真是应了那句话,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而我准备不足,所以没有机会看到他的脸。

“能给我也来一根吗”其实要烟是假,我只是想让他再打一次打火机。

他吸了一口烟,吸烟的声音很大,并且时间也很长,那感觉像是一口气吸掉一根烟一样。

“你抽吧”他话音刚落,就把手中的烟扔向了我。

我哪知道他会这么做,我的准备全都集中在想看清他的脸上,完全没意识到他会让我接烟。再说本来我就全身无力,手抬起来都费劲,怎么可能接得住烟。这烟头直接打在我脸上,一下子周围全是烟丝的火星,烟头在我脸上当即弹到潮湿的地上,很快就灭掉了。

“我艹,你要是不想给,可以不给,没必要这么做吧。”我骂道。

“认清自己的现状,不要太高估自己。”他接着说道:“是时候了,我该走了。”

他说完,我就听到他起身的动静,赶紧说道:“你要去哪先别走,我还有话要问你呢”

“我没什么能够回答你的,记住我的话,要想活命出去,就按我说的做。”

“那你总该告诉我你是谁吧救命的之恩,我还是要报的。”

我说完他大笑了两声,说道:“我们不会再见了,所以你没必要知道我是谁。”

“谁说不会再见了,至少你还会出现在我的回忆里,我总得在回忆里称呼你点什么吧”

“那就叫我路人甲吧。”

“路人甲”我犹豫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心说,这他娘的又不是在拍电影,怎么还弄出个路人甲,就算是要骗我,也编一个像样点的名字啊。

“你这名也太假了,能不能给个真名,哪怕是你名字里的一个字也行啊。”我说道。

“很快你就会知道这名字的意义,顺着我走的方向,会回到你们刚才的位置,不要随意的走动,会有人来找你们的。”他说完就开始走动了。

回到刚才的位置不对,我连忙说道:“不能回去,那里有个怪物。”

“我会把它引走的。”他走到老嫖旁边,停了一下,然后说道:“这个人还可以,讲点义气,以后兴许能帮你大忙。”

“你还没有回答我,你到底是不是洛家人”我喊道。

“这不重要,你现在应该好好想想,怎么和你这个朋友解释刚刚发生的一切。”他走向了远处。

我拼尽全力爬向放手电的地方,等我拿到手电的时候,他已经彻底走远,手电光只能照射到他远去的背影。

这是我第一次在后面看一个人,希望他能转过身来看我一眼,我迫切地想知道他的长相。可是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他没有回头,走的很干脆。

他走远以后,我用手电四下照看一番,才看清周围的环境。这里是个四米多宽的排水渠,中间低洼的地方有些流水,其他地方都是不规则的石头。但是通过这些石头能看得出来,这里曾经有过很大的水流,所有石头的边缘都被水冲刷的很光滑。

老嫖躺在离我五米远的地方,没有要醒的迹象。

照看老嫖的时候,我发现他旁边有个水坑,但是水坑中的水没有顺着排水渠流动,看样子像是直接从水坑里流到了其他地方。

我又往远处照看了一眼,果然如此,水流到了水坑里就算是中断了,后面的排水渠中并没有水,那个方向也正是路人甲走的方向。

白山治疗早泄医院
吉首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朔州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去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怎么坐车
北京国仁医院医保医院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