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流年】花非花(选择征文·短篇小说)_a

发布时间:2020-01-17 02:16:52

城东,马蹄飞扬。车停,走下婀娜一女子,剑气如霜的气场,并有着凛冽的忧伤爬满眼角余光。

林府门外驻足凝望,淡淡啸声从墙内悠扬传出,吟着那首《长相思》。女子握剑的手,松了,长柄青花剑应声落地。

子罔,你竟还记得这首长相思莫相忘的曲子,只是岁月的风霜已经残忍的剥离了那份温情,斑驳成伤。

秋枫染群山的时候,天地都是有颜色的山水泼墨,自成一派诗情画意,凝霜还是那个女子凝霜,淡淡的蛾眉,绣着牡丹的素白叠裙,长裙连理带,广袖合欢襦,鬓边斜插珠花,耳畔更有珠圆伴玉润。

一曲《凤求凰》溪边静静弹奏着,耳里是卓文君与司马相如那份地久天长的私语情意,眼前满目湖光山色,就在回眸间,远处姗姗来了一个少年郎,一曲琴箫合奏成了绝配。曲停罢,少年说, ,陪小生奏一曲《长相思》如何?凝霜就红了脸,低头含羞,少年便兀自吹了起来,那其中的情意如何不懂,那其中情意如何不浓,“长相思,谁相怜,寸寸青丝愁华年,生生世世盼君还,翠阁西岸,于卿交颈情意绵……”

那日情绵绵,晨风中琴瑟合奏,正午画蝶吟诗,夕阳下相约南山放纸鸢。凝霜,是那个幸福女子凝霜,只会含眉低头,只会笑意浅浅,双颊红云飞,那时候她祈祷世上有天长地久,或者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林府张灯结彩,好不忙乎,人山人海的喧嚣,如何不热闹呢?

林府的大少爷林子罔今日成亲的日子,朝中百官朝贺,林家老爷位居上相,官拜一品,掌管江南的所有大小事务,在朝中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独子更是人中龙凤,十二岁通读诸子百家,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更得当今圣上宠爱有加,特赐百花公主下嫁,成为驸马,可是当今盛世下一大喜闻,争相传颂。京城一片热闹繁华。涌动着那么恐惧的喜悦,好似排山倒海不容喘息地袭来。

清云寺外,一女子凝霜,双眸蓄泪,长发散落,随晚风轻轻飘动,身上素衣一件,手中青布包裹,长跪庵门外,女尼轻叹一声, 何苦,世上本已够苦,何又为难为自身,出家不出心,仍是枉然,修的不过是你的凡俗伤痕,心未死,不过是助长相思和折磨罢了。回去,回去。莫染了这里的清净。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凝霜跪倒伏拜,双泪落在头下一方寸土,子罔,可知我念你,这半脚红尘门外,进不来,又无处可去。

身后传来轻轻叹息,一双熟悉的手抚摸上青丝,凝霜,我又何愿负你,又何愿,生在权贵之家,我的命运从来都是不受自己主宰。你能知否我的悲意,不过是权势交换的棋子而已。

转身回望,子罔身穿红色喜服,这分明是正在婚宴之时,怎会出现在这里。

凝霜,听我一句,为我保重你自己,我已经失去得够多,拥有真正属于我的又太少,你可看见我生命中的悲哀。你若也去了,这红尘之中还有什么才是我的皈依呢?此身负你已成定局,我亦搬不动宿命,但是此心终生不负。若负了你,子罔的命给你,不做半分抵抗。

凝霜双手落地,头磕在庵门外,佛祖,我随他去,只为那份情意。伏在地上双肩抽动,默然流泪,子罔手悬浮在她头上,久久没有落下,山下鸣响的鞭炮声音催促着他。回转的声音马蹄急,他去赴那一场婚礼。凝霜转身,她也去赴那一场命运的开启。

林府公子大婚已有些时日,却很少见公子在府里多待一刻,没有新婚的那种贪欢半晌三杆起的时候,也很少见夫妇嬉戏,除了去所在的衙堂内处理完公务,林公子总是三更已过才急急回来,府中丫环和下人们都在猜测公子的异常,其中陪嫁过来的老妈子们更是如影随形的打探着驸马的行动诡异之处。

城外十里竹林中,凝霜一脸汗水,在锄着菜地里的几处青菜,子罔下马过来,掏出汗巾,怜爱又疼惜地擦着她的汗,不是告诉过你吗?不许如此累。我会心疼,一句心疼,凝霜又红了脸,山山水水的映衬下,还是这个女子最美,峨眉之间富有者灵气,怎样都是好看的,即使这样素衣素面,仍是倾城不改颜色。

茅屋竹庐里面飘出饭香阵阵,子罔与其说在吃饭菜,不如说在用眼眼睛吃眼前这个女子,不动,又生出情意,又生出情欲,然后两个人读懂彼此眼睛的时候,有些慌乱,打翻了碗,碰洒了酒。急急得吞咽着饭菜,像是做错事情的孩子。

月已高,林中蝉蛙齐鸣,漫天繁星独具禅语。在出茅屋的瞬间,子罔回身抱住凝霜,霜儿,可否留我在此一晚,我不想回去那里,都是窒息的憋闷,不能让我喘气。那些绝望的色彩只有在这里才能被掩埋。

凝霜泪落在他环腰的手背上,子罔轻轻抱起凝霜,放在竹榻上的时候,他说,今晚才是我的洞房花烛,我从未碰过那个女子,每次尝试靠近另一个女子都感觉是在犯罪,凝霜,我已中了你的毒,身上有了背负的罪。

凝霜就开始流泪,傻瓜,一生爱一次,竟是这样的破碎。

烛光的光晕下,镜头被无限模糊和推远,那个男子和那个女子,生涩又流泪的做一件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把彼此的生命融合在一起。

长乐三年,人们在春节过后都在议论一件奇怪的事情,百花公主下嫁林府一年多有余,却未出现添丁迹象,身体依然不见隆起。府中上下开始议论纷纷。

百花公主也在风中落寞,形只影单的看着落花雨,又是一年秋季,又是一年年华滑落,所嫁的人中龙又怎样?不解花语,夜夜春宵苦渡,把自己视为陌生人,妆化了又卸,花戴了又摘,春衫以是去年旧,今年艳又何?无人观赏,它仍是一堆破布而已。

一幕幕,又出现在百花公主眼前。

那日朝堂之中,只在父皇的珠帘后面偷窥了一眼,便就看上了这个才高八斗的少年郎。那时他在未央殿上侃侃而谈,眼神烁烁其光。脸上都是高傲和神圣的光辉,求了父皇把自己指婚与他,父皇说,你是我最珍贵的宝贝,可以有更好的男子配你。

公主说不要,就要林子罔。

百副銮驾,千辆豪马香车把公主嫁入这里,当凤辇到了林府大门的时候,他才姗姗从远方风尘仆仆赶回,公主没在意,只当他有他的世界要去。只是他笑意薄凉的把公主迎下轿子的时候,他的手冰凉冰凉,虽然那微笑还在笑着,只是那手里的温度没有因为喜悦半丝温暖。公主暗想:就像小时候母亲薨了,而父皇怕我孤零,把我赐给云贵妃抚养,她在答应的时候,脸上是那么愉悦欢畅,表现出无比高兴,可是当她牵着我的时候,手心里面冰凉冰凉的,并用力的紧捏了我一下,我的心就疼了,我就知道她不喜欢我,没有办法而已,父皇以为给我一种温暖,却把我推向了寒冷,就如我今日的林郎一样,以为是快乐,不过是一副会笑的皮囊。可是,这是我选择的,是我爱的,我要的,我拼了自己在父皇面前的宠爱挣来的。

今日陪嫁来的奶娘给公主说了这样一件事情,驸马每日每日不回来,这其中定是不正常。公主心里心碎:何消她说起呢,我自己都知道不正常,大婚之夜他都没碰过我,只是满身酒味的躺在旁边的长榻上睡着了,以后的日日夜夜他总有借口和办法来躲过回来就寝。心,一下一下地疼着。贵为公主,终究不过是一份皮囊高贵,风中飘零的花而已。

当手中接住飘零的秋叶的时候,奶妈急急跑进来,在公主耳边耳语,风中的手急速又无力地垂下来,然后昏厥过去,不省人事,公主在睡梦中,耳边都是奶妈那个声音,恐怖之极,他说,驸马有了新欢,十里桃园外,并暗结珠胎。红尘何苦这样负我,不过是想要一个我喜欢的男人也爱我而已。

林府的公主卧榻在床,多日不醒,林家少爷每日也环绕在侧,细心照亮,奶妈那复杂的表情中透着阴郁的厉光,使林子罔猜度事情可能不妙,即使不为自己,也要为凝霜想想,连日身体不适,郎中说,凝霜已经喜脉显著,狂喜的心不知如何表达,生死相随的爱情竟真的结出了果实。生命破天荒地在最爱的女子身体里开始了延续,但公主的病来得突然并汹涌,瞧尽了郎中都无医治之方,至今不敢进宫中请太医,是因为总觉得公主奶妈的眼神中有玄机呈现。

春日下午刚过半刻,听见公主醒来,急来病榻前照应,公主素装淡颜莞尔一笑,驸马,让你担心了,无碍。偶感风寒而已,去歇着吧。

回廊的台阶上碰见取药回来的奶妈,侧身而过的时候,奶妈说,驸马,好自为知,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若想天下太平,聪明人该知道怎么办,皇上可是急等着报皇孙呢?莫等到无路可走,搭上几条性命才知道悔悟。

林子罔站在台阶上,用力地捻着手里的佛珠,佛珠应声落地,像跳梁小丑一样,蹦跶在地上,那晚,公主房中的灯很早就熄灭了,站在门外的奶妈露出了笑容。

林子罔做了本该最幸福却很痛苦的一件事,如何不负如来不负卿,如何呢?如何?

凝霜已两月未见子罔,腹部已呈现微隆之势,日日竹亭外望眼欲穿,想尽办法打听林家少爷的消息,不断有消息传入耳中,说林家少爷怎样对公主百般疼爱,圣上封赏,万人羡慕。又怎样加官进爵,显赫京城,官拜尚书郎。

莫非……

凝霜眉头深锁,再无欢颜。

入夜时分,茅屋外面有了形色匆忙的脚步声,凝霜撑起笨重的身体,走到明月下看见林子罔步履匆忙地奔向她,霜儿,霜儿,林子罔用力的搂紧怀中的女子,生怕一松手,便不复存在。子罔,为什么这些时日不见你?林子罔轻捋起凝霜散乱的头发掖在耳后,还未开口,远处多了灯火通明和嘈杂声,奶妈携带着一群公主的随身护卫已到身前来,林子罔把凝霜护往身后,

驸马爷不想有人受伤,该知道怎么办吧?

林子罔铁青着脸随这群人走了,任凭身后的凝霜声声呼唤,不能回头,只有压抑自己足够冷静,才能更多人不受到伤害。

清晨朝阳刚刚升起,林府来了圣旨,急招当朝驸马进宫觐见。林子罔一怔,不祥预感慢慢涌入心头。

皇帝侧宫内,主上大发雷霆,龙案上的笔墨砚台都砸向驸马身体,

你个狗奴才,是朕高看你一眼,让你有了今日辉煌的地位,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别忘了,能让你万人之上无限显耀的是朕,让你全家人头落地的也是朕,竟如此辱没皇家声誉,欺我皇儿。让她受屈,今日就给朕一个交代,要了你的红颜祸水,还是你全府三百多条人命。

回皇上,若能我一身承担,子罔,原全力担下,本就是我一人犯错,何苦诛连无辜,生在王侯之家,宿命不容抵抗,便不该有半点凡心儿女情长,怎奈世上凡事都能主控,唯有情爱不能,情到深处以不能自持。还望皇上惩我一人。让我来终结此孽。

主上无限大怒,好吧,林子罔,你求死心切,便成全了你,来呀,下旨,诛灭林氏九族。

林子罔顿时惶恐,圣上英明,子罔求一死,求你放过全家一条活路。

殿外太监来报,百花公主殿外求见。九五之尊的圣上无奈地叹息了一声。

百花公主皇上面前长跪不起,只为求保夫君一命和林府上下老小。皇上盛怒,你个逆子,愿受这等奇耻大辱,我泱泱大国的脸面何存。皇上的威仪何在,你在众皇子皇孙面前有何颜面自处。

禀父皇,那些儿臣无暇考虑,女儿只是一个女人,只知道爱自己的丈夫,保他万全,其余那些浮名在意他有何意呢。若父皇旨意要处斩林家,女儿长跪不起。

皇上拂袖而去,清晨到黄昏又到正午的阳光照耀在大殿的时候,皇上早朝归来。无奈摇头,罢了,林子罔领着公主回去吧,死罪可免,活罪难饶,那个妖妇肚子里的孩子不能留。这个是朕最后的宽容,用它换你们林家三百口人命,我想是值得吧。

秋夜多凉,夜色如水,又是一番季节轮回,凝霜自那日林子罔深夜里去,便再无消息,临产的日子逐渐走来,忧郁中夹杂着更多不安,附近的婆娑的树影中,总感觉自己被无声的窥视着,好似有很多阴暗隐藏在这里。

入夜,三更过后,凝霜的肚子开始翻江倒海的疼痛,怕是腹中胎儿快要生了,透过明亮的月光,凝霜在无数次叫喊连天筋疲力尽中产下了孩子,襁褓中的婴儿粉脸嘟嘟,真是可爱,凝霜贴着孩子脸部嘤嘤哭泣起来,孩子,你出生还未见过父亲,让你委屈了,门外突然有了骚动。闯进几个彪形大汉,闯到屋中,银霜瑟瑟躲在角落里面,紧紧抱着怀中婴儿。惊恐质问,你们是什么人,来做什么?

来人并不回答问题,走到她更前,用力地去夺她怀中的婴儿。凝霜声嘶力竭的哭喊着,争夺怀中的孩子。一蒙面男子一掌下去,凝霜便失去抵抗的力气,倒下之前,听其中一人说,林护院,快走,好回府里复命,是直接把孩子?还是……?还没有听完下面的话,凝霜就晕过去了。

十一

共 74 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读完让人落泪,分离和死亡,爱恨情仇传奇,绝决,心酸,却又万分感动。那个时代,皇权决定一切,宿命不可更改,生命画成的圆,无力让它成为方。所有的用力最后加快了自己的疼痛,不如过去,安享上天赐予,少一些对撞。还是大爱,才具有力量,化解仇恨。小说充满了悲剧色彩,让人震撼、惋惜、生疼。有情人最后生离死别,各落一方,永不再相见。主人公林子罔、凝霜、百花公主,各自恩爱,终究摆脱不了一个皇权二字,即使是公主。作品抨击了封建王朝下人性的束缚,宿命。同时又从另一个角度,赞许了百花公主的伟大,抛却自己的小爱,用自己的大爱化解了仇恨,拯救了众多生命。隽秀柔美的文字,饱满的人物形象,字里行间,始终把爱作为主线,明上林子罔、凝霜是主角,其实歌颂的主角却是百花公主,心地像白雪一样洁白,善良,无私。构思很巧妙,诗意般的叙述,唯美。耐读耐品。佳作,倾情推荐阅读。【编辑:山地7 1828829】

1 楼 文友: 2014-06-19 1 :00:1 好美的小说,依米,你的想象力真丰富,我极为欣赏!

祝你写作开心!

结局,发人深省

小孩脾虚吃什么
小儿便秘肚子痛是什么原因
儿童止咳药是否含有防腐剂
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