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王国血脉 第8章 冰寒

发布时间:2019-12-05 06:35:11

王国血脉 第8章 冰寒

国王的话音落下。

议事厅里寂静无声,一时只余火盆的噼啪爆响,和众人率不一的呼吸。

那个瞬间,几乎每个人都被国王的决定震住了。

沉默整整持续了五秒钟。

【防盗啦防盗,请尊重作者的劳动成果!】

直到一个稚嫩的男声弱弱地响起:

“搞什么?”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扫向站在一旁,目瞪口呆的星辰王子,泰尔斯·璨星。

其中包括努恩王意味深长的眼神。

身后的普提莱咳嗽了一声,呆愣的泰尔斯这才反应过来,他尴尬地扯扯嘴角,露出一个“抱歉”的微笑。

但此时已经没有人在乎异国王子的失态了。

“陛下,”身材高大的罗尼大公猛地起立,满脸厉色地说出大部分人此时心中的话:“务必重新考虑您的决定,这不仅仅关系到您的家族复仇

,而是整个埃克斯特的未来!”

国王身侧的御前会议成员们一脸惊慌,他身后的从事官,迈尔克勋爵脸色数变,他试图靠近努恩王的耳边说点什么,但后者只是随意地摆摆手,将近臣和迈尔克的话都堵在嗓子里。

“这是我的决定。”国王对自己的近臣轻声道。

在那个瞬间,泰尔斯突然觉得,努恩王苍老的身影,和复兴宫里那个健壮的身影重合了。

泰尔斯注意到,全场的人中,仅有两个人表情不变:白刃卫队的领,陨星者依旧是面无表情,而暗室的主人,红女巫卡珊依然满脸慈祥和蔼的微笑。

至于那位刚刚到此的皓月神殿主祭,朱厄尔·霍姆,泰尔斯根本看不清她面纱后的真容。

“努恩王今年多少岁了?”泰尔斯回过头,低声询问身后的普提莱。

“六十九,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答话的是普提莱身边的史莱斯·百慕拉侯爵,只见这位康玛斯的客人也深深皱眉,一副愁的模样:“而佩菲特大公今年刚满三十三,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该死,我们的矿产合约才刚刚签好。”

“事态展已经乎想象了,警惕,殿下,”瘦削的星辰副使表情不断变幻:“如果努恩王坚持要决斗……”

泰尔斯脸色难看地点点头,他知道普提莱的意思。

如果努恩王死在这里。

璨星和沃尔顿的和平默契将失去最重要的支点。

而在龙霄城,在埃克斯特,他,星辰的王子将变得孤立无援。

而大公们对他的态度……

更别说,那位显得对他恨意满满的佩菲特大公……泰尔斯咬了咬牙。

下一刻,努恩王走出他的座位,缓缓踱步向前,对着大公们露出笑容。

“怎么了,高尚而骄傲的罗尼,”努恩王苍老但是雄浑的嗓音传遍整个大厅:“你是担心我这把老骨头,没法打赢年轻人?”

长的罗尼大公闭口不言,但他微微摇摆的头颅已经说明了一切。

“不能说他的话毫无道理,陛下,”锅盖头的特卢迪达大公搓着自己的右手,表情阴翳,他看了一眼犹在震惊中的佩菲特大公:“和年轻人抢女人是一回事,而在决斗场上拼死拼活……”

“你知道自己的年纪吧,陛下?”奥勒修大公的话更加直接:“哪怕您直接下令收押他,也比现在的做法好上百倍……您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

“这就是后果!”

努恩猛地抬高声调,在满厅的目光下高声怒喝:“这就是沃尔顿家族被侵犯的时候,不可避免的后果!”

大厅中的众人顿时一震。

不妙。

泰尔斯担忧地看着他们的互动:努恩七世,已经被仇恨和冲动所主宰了?

老国王的怒目扫过三位大公:“你知道,招惹了龙枪家族,你就得付出代价——甘愿为复仇赌上一切,沃尔顿就是这样的存在。”

三位大公一时语滞,脸色变换,都在国王逼人的目光中偏过头,不再说话。

像是狮群里,向头狮低头表示屈服的雌狮。

不对。

泰尔斯有些明悟,他暗暗忖道:这不仅仅是失去理智的复仇那么简单。

这是一次警告。

来自国王,来自龙霄城,来自沃尔顿。

“哈哈,”坐得较远,年纪最大的莱科大公尴尬地笑笑:“我们的国王很喜欢开玩笑,不是么……”

努恩王转过头,瞥了他一眼。

莱科大公的笑容不自觉地僵在脸上。

“玩笑?”

努恩王轻哼一声,缓步来到佩菲特面前,目光里像是燃烧着无穷烈焰:“你来说,康克利·佩菲特,我看着像是在开玩笑吗?”

所有人都看向那位被挑战的佩菲特大公。

“你,你真是疯了,决斗?”年青的大公满脸不可置信的神情,他颤抖着嘴唇,打量着努恩王衰老的体态,喃喃道:“为了……连自己的身家性命都……”

但努恩王很快打断了他。

“那你为什么如此惊讶呢?”老国王寒声道:“这也是你最好的机会了——杀了我,你就不用面对这一切了,一切罪名尽皆消失。”

佩菲特一震,抬起头直视努恩王。

“当然,”努恩冷笑道,眼里尽是仇恨的光芒:“你也可以在决斗一开始就认输,然后承认你的罪行。”

不等佩菲特回应,国王就转过身,看向剩余的四位大公。

“而这难道不也是你们最企望的结果吗?”努恩王犹如一头怒的巨龙,只听他高声道,“如果我死在这里……”

几位大公的表情一顿。

“你们就能省掉那些明里暗里的手段,不是么?”

努恩王环顾全场,哈哈大笑:“而埃克斯特就到了再一次召开选王会的时候,也许很仓促……”

“但是你们登上共举王座,号令全国的机会,”老国王微微眯眼:“不就近在眼前了么?”

几位大公都没有说话,几乎每个人都一动不动,唯有呼吸加重。

“当然,你是国王,”罗尼大公叹出一口气:“你的选择。”

努恩王用一声雄浑的大笑回应他,随即转过身,看向那位皓月神殿的主祭:

“霍姆主祭?”

面纱下的主祭微微点头,只见她无比庄严地举起双臂,左手托举住右肘,右手则掌心向上,像是在托举一个盘子。

霍姆主祭闭上眼睛,垂下头颅。

所有人全都闭上嘴巴,严肃地看着主祭的动作。

就在此时,一阵诡异的耳鸣,在泰尔斯耳边响起。

泰尔斯一震。

他体会过这种感觉。

那是在群星之厅,在落日神殿的李希雅主祭面前,在血脉仪式之前。

但这次的感觉要好得多,至少,他没有上次那么剧烈的反应。

难道……跟神灵有关的祝祷和仪式,都会对他产生影响?

可就在他维持着表面的冷静,暗自庆幸的时候,在淡淡的耳鸣声中……

“我注视着你。”

泰尔斯猛地抬起头。

却只看见空空的天花板。

什么?

他惊讶地转过头,环顾一圈,只见全场的人都严肃地等待着主祭的仪式结束。

身后的普提莱和史莱斯也一脸庄重。

没有人说话。

那刚刚……泰尔斯疑惑地摸摸头,四处张望,没有结果的他只能无奈地吹出一口气。

好吧,耳鸣是病,得治……

“我警告过你。”

泰尔斯浑身一个激灵,下意识地再次转头,紧张地四处环顾。

又来了!

谁?

是谁?

没错。

他肯定,有个人在跟他说话——就像在耳边低语一样。

泰尔斯记不清那个声音的特征,但那些话语无比清晰!

难道……泰尔斯紧张地想:是约德尔?是隐没身形的面具护卫?

不,不可能。

那个声音……跟约德尔的嘶哑嗓音完全不一样!

泰尔斯有些惊慌。

他在确定没有人说话之后,难以置信地看向那个闭眼的皓月神殿主祭。

不会吧?

泰尔斯的举动引来了别人的注意,史莱斯向他投来好奇的目光,普提莱则皱起眉头盯着他,似乎在责备他的失态。

回过神来的泰尔斯心中一惊,连忙回过身,庄严地站好。

终于,那阵奇怪的耳鸣消失了。

但泰尔斯心里的疑惑和惊惶,唯有不断上升。

“皓月已经有了回应,”霍姆主祭睁开眼睛,清澈的眸子里毫无波动:“神灵并未反对。”

大厅里,许多人叹出一口气,大公们则闭口不言。

“既然如此,则决斗势在必行,”主祭用低沉的嗓音,淡淡地道:“而我将代神见证。”

没人再有异议了。

老国王露出满意的神情,目光重新回到他的对手身上。

在沉默中,佩菲特大公渐渐平息了情绪,将急促的喘息缓和下来。

随后,他看着努恩王的眼神里,冒出奇异的色彩。

“哈哈……很好,”年轻的大公露出诡异的笑容:“你也说了,不是么?”

“决斗以国王之名出……”

“我无法,也无权拒绝。”

佩菲特抬起头,露出阴鸷的目光:“那我们还等什么呢?”

努恩王也露出了笑容,目中光华闪耀。

但泰尔斯此时却是心乱如麻。

我注视着你。

我警告过你。

这是什么意思?

泰尔斯强行压下思绪,不去想刚刚所闻的异常。

他摆摆头,仿佛这样就能把这些话甩出脑袋。

他的麻烦已经够多了,得一件一件来。

泰尔斯抬起头,怔怔地看着白刃卫队的人亲自下场,搬走大厅中央的那张厚重长桌,众人后退散开,为决斗留出足够的地方。

随着人群后退到一道火盆旁之后,泰尔斯这才现,椭圆的英雄厅靠墙的边缘是五六级的台阶,而中央则是空地。

就像记忆碎片里,前世的斗兽场一样——泰尔斯突然心中一动:难道,英灵宫里的这个议事厅,本来就是为了决斗而准备的么?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普提莱从鼻子里呼气,情绪不辨地道:“您第一次到访埃克斯特,就能旁观一场罕见的决斗。”

泰尔斯露出一个不怎么好看的笑容:“国王他非得亲自下场吗?”

“帝国时代的决斗,按照规定是可以寻求代理人的,”普提莱低声道:“但这里是北地,是帝国崩溃后的北地——决斗必须亲身面对,哪怕身为国王之尊。”

“尽管对北地的决斗习俗有所耳闻,但是,”他们身边的史莱斯侯爵叹了一口气:“我也是第一次见证。老天,七十岁的国王对三十岁的大公,无论结果如何,我回去之后,这都足够做上一整年的谈资了。”

“决斗不常进行?选王会不是以决斗作结的吗?难道不是每一位有志成为国王的大公,都要为决斗做好准备?”泰尔斯继续问道。

“选王会上的决斗仅限于票数相同,难以抉择的时候,而那情况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普提莱摇摇头:“听说三十多年前的选王会,努恩七世获得了整整六位大公的支持,根本轮不到决斗。”

“我听说,黑沙领的伦巴大公,就曾经在决斗中击败他的兄长,夺取了继承权?”看着场中的两人脱去外袍,迈尔克勋爵庄重地布置着场地,泰尔斯脸色不佳地问道。

普提莱点点头。

“那场决斗让他声名鹊起,查曼·伦巴的名声从此传遍全国,乃至星辰也有所耳闻,”普提莱脸色沉重:“埃克斯特已经很少有如此血腥、暴力、可怕,却让追随者热血沸腾的领主了——伦巴随后便被交托重任,出使星辰。”

“同时也让其他领主们对他戒惧甚深,毕竟是一个连亲兄弟都能下手的可怕人物,”史莱斯侯爵撇撇嘴:“这是我走访北地诸城得来的结论。”

“但这场决斗也太草率了……北地人都是疯子吗?”泰尔斯咬咬牙:“他就没有想过失败的后果吗?”

就在此时,一个冷漠的声音传来:

“在北地,决斗是神圣的仪式。”

陨星者尼寇莱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身旁,目不转睛地盯着厅中对峙着的两人:“它能证明,你究竟是只敢躲在军队与护卫中,蝇营狗苟的自私小人,还是为了心中目标,甘以生命作赌的强悍豪雄?”

泰尔斯吐出一口气,耸了耸肩。

大厅中央,努恩王只剩下一身方便灵活的紧袖战袍,绣着云中龙枪的纹章,他对面的佩菲特也是如此,血蹄铁的徽记在他的左肩露出。

“决斗是我提出的,”努恩王紧紧盯着佩菲特:“至于武器,就由你来选择吧。”

佩菲特深吸一口气,停顿了几秒钟。

“巨斧。”

年轻的大公抬起头,眼神沉静地看着努恩王,“双面巨斧,就这一样。”

努恩王的瞳孔微微缩紧。

大厅里的人们爆出一阵杂乱的嘘声。

“哈,”特卢迪达大公对奥勒修大公笑了一声:“狡猾的小子。”

罗尼大公不屑地哼了一声:“懦夫。”

“巨斧?是我所想的那样吗?”泰尔斯心中一动,回过头问道。

“双面巨斧,对耐力和力量的要求极高,劈砍的破坏力惊人,在抵御兽人的战争中曾经兴盛一时,”尼寇莱沉静地道:“但现在的战场,已经很少出现这种笨重的武器了——即便是北地的刀斧手们,也更倾向于轻便的单刃格斗斧。”

小孩不消化吃什么食物
宝宝脸色发黄什么原因
他达拉非片怎么样
薏芽健脾凝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