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合肥老太打贏元寶爭奪戰奪回家族所埋元寶銀

发布时间:2019-11-08 20:25:17

合肥老太打赢“元宝争夺战” 夺回家族所埋元宝银锭

上世纪80年代,在蚌埠五河县的一个工地上,施工工人挖出了数百枚银光闪闪的银元和银元宝,轰动一时,事后这批宝物保存在当地的文管部门 2013年,合肥市民、七十多岁的胡女士向五河县法院提起诉讼,称这笔财富是她父辈在五河县做生意时所遗留,要求文管部门归还经过一审、二审,蚌埠中院最终判决这些银元、元宝归胡女士所有

轰动一时

工地挖出数百枚银元、元宝、银锭

五河县的鲍师傅在当地摆了一个修钟表的摊子,他亲眼目睹了银元被发掘的经过 “那是2008年4月2日,我像往常一样,来到这里摆摊修表,突然听到不远处工地上有人喊‘挖出元宝了’我透过工地围墙上的大门,看到现场非常混乱,很多人哄抢 ”据其他现场目击者说,之后有人报案,现场被封锁起来

据文物部门介绍,因城市建设施工,取土作业时,分别于1987年和2008年挖出元宝、银锭、银元等物品两次出土物品的数量为:大元宝2个、小元宝5个、银锭5个、银元489枚

上述物品均作为出土文物,保存在五河县文管所

平地生波

合肥老太起诉五河文管所要求归还父辈埋藏的财宝

2013年,七十多岁的合肥市民胡女士却一纸诉状将五河县文管所告上法庭,声称自己是这批银元的继承人,要求文管部门归还发掘所得的银元和元宝

胡女士说,她的父辈解放前在五河县城开银楼、做茶叶生意,家境殷实抗日战争时期,为了躲避日本人的抢掠,家人将大部分钱财深埋于地下,包括原星火商场、邮电局和工商银行那一地段 1965年、1985年、1987年和2008年在原星火商场、邮电局和新天地附近建设时,挖出她家藏于地底下的大元宝2只、小元宝42只、银锭5只、银元约1800枚,均存于五河县文管所胡女士说,自己一直与文管部门协商要求返还,对方却一直拖延不付

胡女士请求法院判令五河县文管所将挖出的银元和元宝悉数返还

权属之争

法院认为应归国家一审判决老太败诉

五河县文管所在庭审中辩称:1965年、1985年挖出这些物品时,文管所还没成立,胡女士不应找文管所要 1987年和2008年两次挖出元宝、银锭、银元等物,曾遭哄抢,最终经收缴征集,数量为:大元宝2个、小元宝5个、银锭5个、银元489枚,文管所按照正常的法律程序获取地下出土的文物属于国家所有,不应该返还

五河县法院一审认为,涉案银元(含银元、银锭、大小元宝)属无主文物,虽然出土地点位于原告胡女士父辈祖房所在地的宅基地附近,但原告所举证据并不能证明涉案银元系其父辈埋藏 《文物保护法》第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地下、内水和领海中遗存的一切文物,属于国家所有 ”原告要求被告返还银元等请求于法无据,不予支持,一审驳回了胡女士的诉讼请求

峰回路转

老太上诉终获支持财宝重归故人家族

一审败诉之后,胡女士又向蚌埠市中级法院上诉

蚌埠中院认为,法律并不禁止公民对埋藏物或祖传文物依法享有所有权双方对涉案银元等物品系从胡女士先辈房屋地下挖出均无异议,胡女士所举证据能够证实其父辈当时在此居住并从事商业经营,解放初期其家人也曾指认该地下埋藏银元,并挖出捐献给国家,亦无案涉地周边其他人对此主张权利,故可以认定上述物品为胡女士先辈所埋藏胡女士作为继承人,对案涉银元等物品有权继承取得

因双方对认定的物品数量——大元宝2个、小元宝5个、银锭5个、银元489枚不持异议,蚌埠中院对胡女士要求返还该部分银元等物品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其诉讼请求中超出上述数量的部分,未能提交证据证实,不予支持目前,二审判决已生效

心律失常和心悸区别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