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广州政协常委取消出租份子钱给约租车发牌照

发布时间:2019-12-04 16:02:05

  广州政协常委:取消出租份子钱 给约租车发牌照

  近段时间,关于出租车和约租车等软件的讨论火爆,两者之间孰优孰劣,利弊何在,新快报进行了多次报道。昨日,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告诉新快报,他一直在关注市民打车问题,并进行了调研,近日将向市政协提交一份关于“改革现有出租车管理制度,实现大众创业的建议”的提案,他建议将“互联+”概念引入出租车行业进行改革创新。

  日前,Uber被查,司机和乘客却不降反增。对此,曹志伟认为,“互联+专车软件”的诞生,是由于经济发展、乘客需求更趋多样化所产生的,是市场需求,是民之所向。“所以管理部门就不能单纯地打击,而是要反思,改革不合时宜的旧管理制度!”

  曾推动全国行政审批制度优化的曹志伟特别强调“改革”两个字,“交管部门对出租车实行数量审批管控,经营牌照成了稀缺资源,形成垄断经营,才导致‘穷了司机,亏了乘客,富了公司和发牌审批人’的局面”。

  曹志伟说,广州出租车经营权的许可方式主要经过三次变迁,由最开始的行政审批,到后来的有偿拍卖,再到现在以服务质量招投标。但由于招投标有一定的资质要求,经营权通常被有实力的大型出租车公司取得,出租车个体户鲜少出现,这就形成了垄断。由此,个人只能通过承包出租车公司带牌车辆开展运营,相应地,司机必须向出租车公司上交承包费,即所谓“份子钱”。

  根据《城市道路交通规划设计规范》规定,“城市出租汽车规划拥有量根据实际情况确定,大城市每千人不宜少于2辆。”但是交通管理部门往往因照顾出租车公司利益,减少出租车空载率,对出租车进行数量管控,没有充分考虑各城市人口结构、经济与消费水平、流动人口组成等因素不同的影响,单纯地以城市静态的人口规模为基准配置出租车数量。“这就是典型的计划经济思维,完全忽略了市场的优胜劣汰、自我调节功能,所以‘打的难’问题日益严重”。

港股
黄金
最新财经新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