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凡灵圣天 第一卷 负匣少年,初出茅庐 第十四章 长青城(求收藏!!)

发布时间:2020-01-14 12:18:06

凡灵圣天 第一卷 负匣少年,初出茅庐 第十四章 长青城(求收藏!!)

锃锃锃,剑匣内弹出十多把剑,乍时化作寒芒冲天而起,声势极为浩大。

于扬见状顿时大骇,神色一紧,连忙暴退。暗自心道,此人不好对付,还是走为上策于!于是,一把提起青年,转身就跑。

望着仓皇而逃的背影,李凡也是一愣。不过,他并没有打算追赶,此番小试身手的目的已经达到,唯一遗憾便是没有和那个风波剑于扬交过手。却不知,正是他这个鬼使神差的举动才惊跑了于扬。

见此情景,不少对风波剑于扬悉知的人,更是震惊的无以复加。这少年人究竟是什么人?仅仅出剑势就有如此大的阵势!竟能吓跑一代剑豪风波剑于扬?

他们自然不知,这剑匣内暗藏机括,所谓的出剑势也不过是触发机关而已。

“你也会用剑?”戒中的叶吹也不免有些惊讶,不过他的心思没有放在剑匣上,所以不知其中暗藏的玄机。倒是这臭小子连连给他惊喜,让他着实有些意外。

李凡摸了摸额头,一副不好意思的说道。“不会啊,以前老黄的确打算教我什么十八剑的,不过我嫌名字太俗没学。”

叶吹灵识扫过一地的剑,有些费解道。“嗯?既然不会用剑,那你小子这般又是为何?难道当飞镖?”

“就是看不惯那于扬仗着一柄宝剑,还摆出一副俾睨天下的样子。一柄破剑又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背着十八柄宝剑,我说了吗?我狂了吗?”李凡叉着腰,全然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闻言,叶吹嘴角不由的一抽。

就这样,李凡自顾自的在一众路人的惊骇目光下,将地上的宝剑一柄一柄的拔起,小心擦拭干净重新收到剑匣中。随后便来到马厩旁,牵着自己的千里驹,逐渐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中。

“我秦国真是卧虎藏龙,果然少年出英雄啊!”

“此子定是出自我秦都剑宗!出手阵势真当骇人!”

留下一众暗自揣测。

秦国,青云郡。

正午的太阳十分炙热,它丝毫不留情面的烘烤着大地,路上行人皆是汗流浃背,惹的行人不时咒骂。

李凡经过一路策马驰骋,穿梭在青云郡内,自秦关边城到现在骑了估摸着近一个时辰,千里驹甩着舌头,速度渐渐变缓。

路过一片湖泊,于是他停了下来,那倒不是他也觉得热,相反他感觉周身清凉。他也问过师父叶吹,叶吹告诉他修士的体内十分特殊,自有驱寒避暑的功效。

他牵着马儿踱步到湖边,然后放任千里驹在湖泊自由饮水避暑。而李凡也没闲着,在一旁用着奇异打坐法运转着《大衍经》,这段打坐法的神效,可是令他师父叶吹也曾赞不绝口的。

不过很快李凡又便睁开眼,心念一动,一块残缺的玉蝶出现在他的手中。这是便那块,记载着残缺“一气二元指”指法仙术的玉蝶。李凡曾让师父帮忙鉴赏过此法的品阶,当时看完之后,叶吹露出的吃惊反应任让李凡记忆犹新。

根据叶吹的推测,如果是完美无缺的一气二元指法那肯定可达圣阶!不过如今指法残缺,倒勉强可以称为一气指,但那也无限接近于圣阶的经法密典啊。不过此法,至少也要到达周天境界才能使用,简直恨的李凡牙根痒痒,所以有些贼心不死。

当日,他拿到此法就曾实验过,不过可惜那时体内的微末的灵力根本不听自己调遣,一时以为是自己对此法并未掌握透彻,所以在脑中一遍又一遍的推测演练。

周天境界,那便是要打通周天天脉,而这天脉不在体内,而是在体外隐藏在周天之中。一旦打通周身天脉,使周身内外灵力达到循环,从达到灵力护体的效果!同时,打通周身天脉的多少也决定了根基的扎实与否,人体外周天天脉大大小小一共三十六条,而《大衍经》第二层便是需要打通这周天三十六条天脉,方能进入第三层桎梏境界!

唯有周天境界才算进真正踏进世间修士的大门,李凡如今也不过大半只脚踏进门内,半个屁股还露在外面呢。他吐出口浊气,如今,师父叶吹不让他轻易突破到周天境,要他自然而然的进入,不能借助经法密典和打坐法强行突破,否则根基不稳,所以看着一气指也只能眼馋。

稍作休息后,李凡便又开始赶路,毕竟赶上老黄入土前,见他最后一面才是此番目的。

青云郡,长青城。

来到城下,便见到气势恢宏的巨大城门,两边都是森严而又整齐划一的卫兵,他们穿戴着厚重的盔甲,站在烈日下犹如标枪。

他经过门口,一卫兵小跑上前,简单的询问一番便放行。进入城门,顺眼望去便是一大片楼台古阁,简直是波澜壮阔。其实,上饶郡比之青云郡相差无几,倒是饶城比之长青城那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一座城的好坏,第一印象尤为很重要!显然李凡对长青城的第一印象就很不错。

顺着青石彻成的马路,李凡牵着马向白府进发。

长青城,白府。

此时,白府内外全是黑压压的一片,似乎除了秦国陛下,秦国王族以及白家的敌对家族,整个秦国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

倒不是这些人都认识老黄,而是因为,万人屠白国柱广发悼帖,他的面子还是要给的。这不,如此阵势下,秦国王族竟然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个,不少人来前还有些许纠结,来后却暗自庆幸。总之,综合上信息都无疑告诉众人,他白国柱令陛下忍气吞声,更令秦国整个王族低下了头。可眼前这白发苍苍的老者,眼看半脚已经踏入棺材里已是朝不保夕,他这么做究竟又是为何呢?为了名扬?一时糊涂?自己作死?

就在人们实在弄不明白时,须发皆白而身着黑袍的白国柱,却精神抖擞的走上悼台。

“白某人在这里,尤为感激各位远道而来的朋友,能够前来为老夫挚友哀悼追思。办这场丧礼,老夫别无他意,仅因为当初他曾舍命救过我白家砥柱。老夫甘为他送这最后一别!可以说没有他黄修远,也就没有今日的白家,更没有今日的白国柱。”

众人听到这个原由顿时表示理解,不过真正的原因仅是如此吗?他们自然也不得而知。

言罢,第一个白国柱向老黄躺在棺椁里残体鞠了一躬,而后,陆陆续续的便是白家后人一个接着一个。

气氛有些压抑。

“动手!”

这时,也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以为即将会有一场杀戮,顿时令白家内外客人拧成一团乱麻,人群霎时惶恐不安。

“剑宗?!青衣执事?!”

嗖嗖,一群身着青衣,背负宝剑,气宇轩昂的年轻人宛如剑仙,此刻正井然有序的立于白府屋顶。与此同时,一身着紫衣锦服,气质超然美的过分的绝美少年飘然而下,他左手握剑右手负背落于屋檐,眉宇间竟透着一股道不明的阴柔之感。

“嘶,剑宗竟有如此年轻的紫衣强者?莫非是那一直不曾出世的剑宗少宗?”似乎,在场有不少人认出,立于白府屋顶之人来历!更有人对紫衣绝美少年的出现,吸口凉气惊叹道。

在剑宗青衣武者代表着最少先天境界后期,而紫衣则代表剑宗先天境界后期顶尖,甚至拥有着近乎大圆满的实力!就是不知,这个剑宗绝美少年与白家麒麟儿白云苍比之又如何?有人心道。

“不知剑宗,此番前来究竟有何贵干?”见房上之人来势汹汹,白国柱脸色有些温怒。

要说整个秦国,能令他万人屠忌惮的也就只有这个秦都剑宗了,以及背后那位,那可是大圆满之中真正站在武者巅峰的强者啊。

一时之间,众人皆感到空气中的一丝寒意。

成都市郫都区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龙岗区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大连男科医院
西宁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韶关专门治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