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归来的宗师第206好奇心

发布时间:2020-01-20 07:21:18

归来的宗师 第206:好奇心

一夜未眠,唐田和唐马川两人都躺在地上看着满天星辰,没有丝毫的睡衣。

两人都是心思极其敏锐之人,虽然看似在睡觉。

但其实,唐田的嘴皮子一直在呢喃着:“五个小时三十分钟……”

唐马川也在默默的数着时间。

两人极其的默契,从禅佛两道门的六个人离去的时候,就开始计算起了时间。

日出。

不少武者都打着还欠懒洋洋的起来了,继续苦等。

这时,有六个人手中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又上山了。

因为禅天海这人好交朋友,所以在山顶上这段时间里,也和不少武者都熟悉了起来。再加上昨天懂劲强者禅飞龙露面,根本就没有武者敢为难他们。

不少人都是自动让路,让他们上山。

有人打招呼:“这一大早就下山,你们干啥去了。”

禅天海哈哈一笑,提了提手中的塑料口袋:“没办法,我们门派来的人多。不得不下山去买早餐啊。”

塑料袋里装着的,却正是各种食物、酒水,以及一些娱乐的棋牌之类的东西。

唐田依靠在一棵树的树根上,耷拉着眼皮,打着哈欠看向禅天海,心里喃喃……怕是一夜没睡吧?

禅天海此时满头的头发都出油了,一股一股的。脸上也全都是皮肤分泌出的油脂,眼眶中有一丝疲惫的神态。

另外五个人也是一模一样,都是眼中尽显疲惫之色。

这是一夜未眠的模样和状态,或者是晚上没睡好的模样。

唐马川喝了口矿泉水,漱了漱口问道:“你说……买什么早餐,需要买八个小时零五分钟?”

唐田拆开一袋早茶饼干,含糊着说:“是八个小时零十分钟。”

唐马川笑了笑:“看样子是夜宿美女家里了吧。八个小时……”

唐田呵笑着:“什么美女,是一身土腥味儿?禅天海的鞋面上是湿土……对了,这两天下雨了么?”

“至少张秋镇旱了十天了。”

唐田和他对视一眼,两人都从彼此眼中看见了大有深意的色彩。

又是极其无聊的一天,在唐田两人的哈欠声中度过。

“睡吧。”

夜幕降临。两人再次躺了下去。

一个小时之后,唐马川呢喃着开口:“几点了?”

“十一点半。”

“又是六个人……今天是禅天云。”

唐田侧睡着,眯着眼睛看去,六人大摇大摆的下山了。正此时,一个武者打着哈欠坐了起来,看向禅天云的背影嘟囔着:

“有毛病啊,大晚上不睡觉,真是……”

嘟囔一声,又睡了下去。

唐田眯着的眼睛看向禅佛两道门,却见已经睡下的那几十人之中,有几个微微往起来坐了坐,然后看了眼那个发出嘟囔声的武者,又睡了下去。

半个小时之后,唐马川轻声道:“那个武者,估计活不到明天了……”

唐田闭着眼睛喃喃道:“打个赌,我赌他能活到明天中午。”

“……”

翌日,一大早。禅天云再次带着五个武者回来了。依然是提着大包小包,带着早餐,饮食之类的东西。

没人起疑。

唐田和唐马川两人开始下起了象棋,输的喝酒。下了几局之后,唐田呵呵一笑,莫名其妙的说了声:“你输了。”

唐马川叹口气,感慨道:“不应该啊。怎么会留他这么久还不杀?”

“总不能让人联想到什么吧?立马就杀,岂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他们有鬼……”

正说着话,禅天云提着一把斩马刀走向了那个武者附近。

唐马川眼前一亮,并不往那边看:“要动手了。”

“昂。”

唐田应了一声。

片刻后,那个方向忽然起了争执。

却见禅天云大骂一声:“你想死不成?”

那武者暴怒:“放你娘的狗臭屁,你撒尿跑到老子这里来,你还有理了?溅我一身,你恶不恶心啊。”

一边骂着,那武者一边用帕子在身上擦。只是抱怨,却并不敢真的如何。因为禅佛两道门势力大,他着实是不敢真的起冲突。

禅天云却愤愤说:“我们那边人多。你这边没几个人,地方空旷。怎么就不能在这里撒尿了。”

“放屁。这是我睡的地方,你跑来给老子尿一泡,我怎么睡?”

“那你特么别睡了啊。”

禅天云说着,冷笑一声:“那是不是把你杀了,我就能在这里撒尿了?”

那武者面色一变,没想到禅天云这么霸道,连忙变脸:“哈哈,别开玩笑。你撒,你尽情的撒尿吧。我换个地方睡。”

禅天云呵笑一声:“从来还没人胆敢忤逆我禅天云,死吧你!”

言罢,一记斩马刀就劈了下去。

那武者也没想到他说动手就动手啊,武者之间一言不合血溅五步虽然正常。但是也没有哪个煞笔蛮横到这样的地步啊,跑到人家睡觉的地方撒泡尿,争吵几句,还把人家杀了。这太霸道了啊。

武者惊了一跳连忙躲闪,‘噗呲’一声,避开了要害,却一刀开了膛。

“啊!”

武者尖叫着,提起兵器就要反抗。

禅天云并不给他机会,斩马刀劈的密不透风,编制成了一张将他罩了进去,压着砍。

武者脚下一滑倒在地上,禅天云追上去就是一顿乱砍。

直到砍得血肉模糊,这才狠狠的吐了口唾沫,狠声道:

“以前欺负我们倒不说了,我家掌门都来了,我看谁还敢惹我禅天云。哼!”

人群哗然,眼神都有些不屑的看向了禅天云。

这厮……不是一条好汉的作风啊。

是你自己太霸道了,还反倒杀人。

当然,另一方面的人却想着,这两人肯定以前有过纠葛,所以禅天祥才故意找事呢。但这禅天祥太不地道了,掌门没来的时候不敢招惹人家,掌门来了才敢狐假虎威的跋扈。让人所不齿啊。

硬是没有人联想到,那武者之死,是因为昨天晚上看见了禅天云几人下山,是因为坐起来嘟囔了一声……

唐田和唐马川对视一眼,一边摆弄棋盘一边不经意的说:“看来是个大秘密啊。就连‘有可能被人发现’这种可能性,都要扼杀在摇篮里。”

唐马川一边吃着泡椒凤爪,一边含糊说:“你有好奇心么?”

唐田点点头。但是没有说话。

安阳市中医院怎么样
长春牛皮癣医院哪个正规
哈尔滨牛皮癣十佳医院
长春牛皮癣医院到哪家权威
张家口有男科医院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