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以剑与诗歌佐茶 第十五章 身陷囹圄_a

发布时间:2020-01-16 17:34:29

以剑与诗歌佐茶 第十五章 身陷囹圄

游英雄一言不发地坐在椅子上,暗暗观察周围的环境。这是一间封闭的小房间,依据游英雄的目测,大概在十平米左右,所有的墙壁都是厚厚的钢板构成,唯一的出口是一道特制的加厚铁门。

室内没有任何装饰,只有一张铁质的桌子和三把同样是铁制的椅子。无论是桌子还是椅子都被搓去棱角,牢牢固定在地面上。

这样的布置,游英雄并不陌生,这很像是审问犯人的审讯室。

游英雄醒来之后,便一直孤身一人被困在这个房间里。身上理所当然地被搜过身了,除了一身贴身内衣之外,所有东西包括鞋子都被拿走,那本贴身收藏的侦查笔记自然也不例外。

对于游英雄来说,唯一的好消息是身上并没有受伤,也没有被戴上限制行动的刑具。

不过,虽然在这个房间里并没有被限制自由,但是游英雄只有在醒来之初仔细检查了一遍整个房间,之后便一直老神在在地坐在椅子上。

天花板上洒下惨白的灯光,周围寂静无声,无论做什么都不会有任何的反馈,这样的情况似乎会一直持续到世界尽头。若是一般人恐怕已经被这种身处密室的孤寂感弄的精神敏感,高度紧张。

但是,对于游英雄来说,这样的环境反而让他能够冷静下来,理智的梳理自己的遭遇。之前的经历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即使是以游英雄这样的心理素质也花了很长时间才得以抚平心中惊涛骇浪般的情绪。

他眼睛微眯,望着前方空白一片的墙壁,心里细细检视着整个事件。

一切的起点是张战留下的一连串死亡时间,之后的连番调查一直到自己在酒店三十九楼的所见所闻,到此为止,这件事都透着一股难以言说的诡异。

而之后那年轻人的一拳,干净利落,仅仅一击就能将人击晕而且还不伤及身体,这份力道的拿捏,委实可怖。

只是,无论是那个金发的年轻人还是眼前这个审讯室风格的小房间都透露出一种毫无花哨,实用至上的风格。这和之前的一系列诡异的事件有着微妙的差异。

那个金发青年一定还有同伙。但是这群人究竟是什么来头?又有什么目的?游英雄实在吃不准现在的情况。

尽管眼下的处境糟糕到了极点,但是游英雄心里并没有因为连番的变故和打击而感到气馁。既然对方选择将我关在这里,而不是直接杀死,那就说明我还有辗转腾挪的余地。

游英雄心如止水,冷静地管理着着自己的身体状况,分配好每一分体力和每一分精力。自从醒来之后,他便一直在心里默默计算着时间,从自己醒来之后大概过了三个小时又二十分钟。而根据自己的饥饿感来推测,自己昏迷的时间也不会太长,估计是在半小时到一小时之间。

他知道,在这种时候,保持体力,保持警觉,以不变应万变才是最佳选择。

泰古大酒店顶楼的大房间里,陆微霜戴着手套,小心翼翼地检测着从游英雄身上搜到的东西。钱包、、钥匙、笔记本……每一样东西,每一个细节都被细细查验。

楼君盯着墙上的一个显示屏,游英雄在小房间里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他的眼中。这时,一旁的赵淮南放下,过来问道:“怎么样?有什么新情况吗?”

“还是老样子,这人虽然是个俗人,不过看起来也不简单。知道他的身份了吗?”楼君问道。

“明面上的东西都查到了,表面上看这人不过是个普通的警察。至于真正的身份暂时还不清楚。”

楼君拿起身旁的一台平板电脑,指着上面显示的照片问道:“那这个是怎么回事?会不会是其他几家察觉到了什么,故意试探我们。”

照片上,正是游英雄用红笔记录的那一连串死亡时间,以及各组时间对应的案件细节。

“我不知道,这笔记不简单,背后大有文章。”赵淮南揉了揉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叹了口气:“哎,头疼,不过,就算如你所言其他几家真的察觉到了什么,从这个试探的动作来看,他们也只是怀疑而已。我看,我们还是直接问一问这位游警官吧。”

“这样啊。”楼君想了想

,说道:“我就不去了,这些事情我不擅长。”

“自作多情,也没人指望你啊。”陆微霜见缝插针地损了一句。

赵淮南尴尬地笑着打圆场:“也好,陆大小姐,你和我一起去吧,正好要借助你的能力。”

陆微霜放下手中的工作,站起身来,冲着楼君一脸嫌弃地摇摇头。

楼君望着着两人离去的背影,龇牙咧嘴地做了个嘲讽的鬼脸,“仗着自己厉害一点就那么嚣张,哼,难怪一直比不上花家那位……”

啪嗒、啪嗒、啪嗒……一连串开锁的声音自铁门处传来。

“终于来了吗?”游英雄瞬间把自身的精气神提升到最佳状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警戒着一切有可能发生的情况。

吱呀一声,铁门打开。赵淮南和陆微霜坐到空着的两把椅子上,和游英雄隔桌相对。

门没有关上,可以直接看到外面的走廊。这算是向我表达某种诚意吗?游英雄想着,用肆无忌惮的眼神打量着对面的两人,这是观察,也是试探。

游英雄从警多年,三教九流,打过交道的人太多了。任何人,只要他扫上一眼就能把对方的身份、地位、性格、职业猜个七八分出来,再闲谈几句,那就八九不离十了。

可是,眼前的两位,饶是以游英雄的毒辣眼光也感到有些吃不准。

男的那位气质沉稳,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番风度,看起来年纪也不大,估计是二十七八上下。而女的那位看起来才二十出头,容貌极美,自从进了房间就一脸不耐的样子。

而令游英雄感到奇怪的是,这两人身上流露出来的一种自然而然的上位者的优越感。游英雄知道这不是对方有意为之,甚至男的那位还挂着一副平易近人的笑容试着掩盖这种感觉。但是,游英雄从他们看自己的眼神里读出了一种发自骨子里的不屑,或者,甚至可以说是某种对弱者的怜悯。

游英雄感到很不舒服,不是因为对方流露出来的优越感,而是因为他看不透这两位年轻人。这就意味着他很难在接下来的事情中掌握主动。但是,他也知道,这种时候最重要的就是不急不躁。于是,他继续一言不发,等待对手先出招。

陆微霜开始后悔和赵淮南一起过来了。眼前这人的眼神实在是放肆到了极点。如果是楼君这么放肆地看着自己的话,陆微霜可以肯定自己已经把他大卸八块,挫骨扬灰。可是,现在面对的是一个毫无能力的普通人,一个俗人。对于陆微霜来说,和这种人多说一句话都是自降身份。所以,她一边忍耐,一边踢了赵淮南一脚,示意他快点把这边的事情结束掉。

赵淮南咳嗽几声,算是稍微缓解了一下尴尬,然后挂着一抹亲和的微笑说道:“游警官,你好!我先替我的同事向你道个歉,你的身体没什么不舒服吧。不知道你今天过来是有什么指教呢?”

他们叫我游警官,这么快就查出了我的身份来了,真是不简单。呵,故作谦和,实际上是给我一个下马威吗?游英雄冷笑一声,丝毫不为所动地继续进行他的试探。“你们是什么人?胆子倒是不小。你们知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触犯法律了。”

赵淮南脸上仍然挂着笑容,可是眼神中已经有几分不善,他拿出游英雄的侦查笔记说道:“游警官何必如此。明人不说暗话,不知道让你来的那位究竟是什么意思?还有这个笔记又是怎么回事?”

让我来的那位?他们误会我背后有人指使?还是说他们在用话术诈我的话?

“我不知道什么这位那位,既然明人不说暗话,不如请你们说一下六月十九日凌晨两点钟的时候两位在什么地方,又做了些什么?”游英雄说道。

赵淮南脸上的笑容一冷,那天晚上的事是他最不堪回首的梦魇,也是他有生以来最大的耻辱。眼前这人这样提起,简直是当面羞辱他。这个俗人,未免太嚣张了一点。不过,赵淮南并没有当场发作。

他按下心中的火气,手指轻叩桌面,“游警官亲自上门,想必不是来做口舌之争的。你该知道,我们来见你已是给足了诚意,有什么话还请直说吧。”

游英雄没有急着回答,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对方的话术,对方好像认定自己是受人指派而来,双方的对话根本没有在同一个频道上。

“你,真的什么也不懂?”赵淮南捕捉到了游英雄眼里闪过的一丝狐疑,他眉头微蹙,低头沉吟片刻,随后抚掌笑道:“原来如此,看来你背后的那位是想要用你来考较一下我们的手段了。”

赵淮南看向身旁的陆微霜。陆微霜会意,微微一点头。

游英雄看见眼前的黑衣女孩突然眼睛一眯,一股本能的恐惧让游英雄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下意识地想起身后退,但是,身体竟然毫无反应。

赵淮南指着笔记本上那一串用红笔记录的显眼数字,问道:“你是从哪里得到这串数字的?”

“是从我的朋友张战的遗书里得到的。”游英雄机械式地答道。

一股凉意直透游英雄的心头,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就这样回答了对方的问题。他的意识很清醒,他也根本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可是,有一股莫明的力量让他在面对问题时不由自主地如实作答。

游英雄这才明白为什么他们进来时不关铁门。这不是在释放什么善意,而是猫抓老鼠式的傲慢,在他们眼里,我游英雄根本逃无可逃。

一丝丝快意萦绕在赵淮南的心间,这就是力量啊,俗人终究还是俗人,他微微一笑,说道:“很好,我们继续吧。”

灯光依旧惨白,铁门已经关上,游英雄静静地坐在椅子上,一股巨大的无力感将他死死包裹。那两个年轻人已经离开了,带着他们想知道的一切事情。

宝宝吃什么治积食
关节疼痛的原因有哪些
颈椎病怎样治疗
腿上经络不通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